当前位置:首页 > 产品 > 民间故事:乖乖仔蜕变记

民间故事:乖乖仔蜕变记

关键词:民俗 故事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15 07:00:01
民间故事:乖乖仔蜕变记

1

傍晚,65岁的霞姨提着一篮山茶油籽迈进家门时,儿子阿荣刚起床。他打着哈欠,无精打采,脸色是病态的白。

霞姨放下篮子,从墙壁上扯过毛巾擦汗。等她挂上毛巾,转过头来发现那篮山茶油籽已不翼而飞。她追出门外,看到百米开外阿荣正提着那篮山茶油籽,轻飘飘地奔向村口。不用说,他曾经的乖乖仔毒瘾又犯了,正等着钱续命呢。

霞姨气得瘫坐在地,痛哭不止:“阿荣呵阿荣,你活着让爸妈劳心劳肺,真希望你一死了之!”

时光倒退回1980年代,阿荣可是一个阳光少年。他是家中独子,天资聪颖,活泼漂亮。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,成绩名列前茅。虽说村里小学的教育条件不如镇上小学,可在全镇举行的作文、数学比赛中,他都能夺取荣誉。家里厅堂墙壁上贴满了他的奖状和荣誉证书。

那时,乡亲们都夸霞姨和东叔有福气,纷纷预言阿荣长大后必有出息。

霞姨和东叔是头脑灵活的农民,种庄稼之余,会上山找些土特产卖钱。由于勤劳持家,商机嗅觉敏锐,在乡亲们以温饱为最高追求的年代,他们手头有不少存款。村里的房子都是土砖灰瓦混合结构,他们家是最高大和最干净的。

每当阿荣取得荣誉时,他们就会买好东西奖励儿子,笔墨纸砚不在话下,衣服鞋子自然也少不了,还动不动就给5元、10元。其他孩子看见了,都说阿荣最幸福,父母这么有钱。

阿荣成绩优秀,加上衣着光鲜,跟其他孩子站在一起时,总有鹤立鸡群的感觉。这种优越感滋长了他骄傲的资本,跟同学们掰手腕时,他总高高地掀起衣袖,指着手臂炫耀:“看,手臂这么白这么大,一看就知道不是干苦力的命,哈哈!”

阿荣成绩好,书法好,最拉风的莫过于每个星期一上午升国旗时,他穿着白衬衫,插着腰,活脱脱的一个阳光少年。那可是童年时代无数孩子梦寐以求的荣耀。

2

阿荣蜕变,是在小学四年级以后。

那时,四年级的学生来自大队里的各个自然屯。长期富足的家庭生活让阿荣养成了看不起比自己穷困孩子的习性,专门结交富家子弟。

富家子弟好攀比,上进心却未必有穷苦人家的孩子强。他们中不少人早早就会赌博、抽烟,虽然只是几毛钱、几块钱的赌资,却为日后沾染恶习埋下了地雷。

阿荣耳濡目染久了,也学会了抽烟、赌博。

1990年代初,南下广东打工潮还没波及山村。乡村小伙在干农活之余,都有聚赌的恶习,严重的甚至赔光家产。

由于阿荣个子较高大,小年轻见他手头有点钱,也乐意带他玩耍,不仅怂恿他参与赌博,还带领他打架斗殴。

社会仿佛一个大染缸,让沉浸其中的阿荣学业一落千丈。四年级整整一年,临考抱佛脚最终没能为阿荣赢得一份奖状。可是,这并不妨碍他从父母那里骗到赏钱,因为他总是信誓旦旦说:“你们在怀疑你们儿子的实力吗?失去的我一定会双倍拿回来!”

也许阿荣以前太乖巧了,父母没理由不相信他。再说,四年级之前,霞姨和东叔确实没在阿荣身上费什么心思,只要在儿子拿回奖状时赏钱就万事大吉。

谁知,阿荣向父母开口要钱的数目越来越大。有时,他赌博很晚才回家,次日就找借口说身体不舒服旷课。

“我的路会自己走,不用你们操心!”面对父母的苦口婆心,阿荣越来越不耐烦。

五年级时的一个晚上,阿荣跟随村里的年轻人去敲诈勒索来村里追求女孩的几个小伙,拿刀逼他们跪在地上掏光身上的财物。

这件事引发了严重的后果,一次上街时,阿荣被对方一群人当街打了个半死。

霞姨和东叔意识到儿子开始脱缰后,开始不给钱了,谁知阿荣就领着村里的社会青年进校园敲诈勒索同学。加上长期无故早退旷课,威胁值班班干部,五年级下个学期,曾经的“阳光少年”阿荣被学校开除了。

3

阿荣离开校园后,经过前面风浪的洗礼,加上父母严格看管,确实本分了一段时间。他提出重回学校,经过父母哀求,学校答应让他重回课堂,可他再也静不下心来。

他每天早上跟父母说是来学校,其实半路出去玩耍了,并且动手打了值班班干部。由于屡教不改,学校只好将阿荣劝退。

离开学校的阿荣,很快养成了飞扬跋扈的个性。

东叔个子矮小,性格温和,骂起儿子根本没有威力;霞姨心急时会臭骂儿子,此外就是哭,起初还有点效果,后来也威力尽失。

阿荣跟村里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混到十六岁以后,便南下广东打工了。

为了拴住儿子的心,霞姨和东叔给阿荣定了一门亲事。女孩是同村人,被称作“村花”,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,以阿荣劈腿邻村一个女孩而告终。

来到广东进工厂后,阿荣成了流水线上的一分子,休息时不仅跟同事赌博,还沾染了毒品。没有毒资时,就问女朋友要,女朋友不给,就动手打,最终也分手了。

阿荣在毒品的泥淖里越陷越深,工厂呆不下去了,只好灰溜溜地回家。

没有毒资,他便变卖家中值钱的家具;父母把财物锁进柜子,他就打砸柜子,甚至操刀威胁父母要钱。

毒瘾就像一条毒蛇缠绕阿荣,曾经帅气的小伙如今身材瘦削,形容枯槁,变成了一个双肩耸立、双眼布满血丝的大叔。

实在没钱吸毒时,阿荣到处跟亲友们借钱。起初,亲友们还会相信他,可他总是有借无还,最后只好见面就绕道了。霞姨和东叔因此也被亲友们疏远了。

亲友们借遍了,阿荣只好满大街跟认识的人讨钱。

“你好,我刚从广东回来,身上没钱了,借我几块钱吃饭,过两天再还你!”这是阿荣骗钱的口头禅。有的熟人不知情,起初会给几块钱,见惯了以后,扭头就走了。

尾声

天色渐暗,伤心的霞姨仍瘫坐在地上顿胸捶足,泪眼朦胧。

她清楚地记得——小学四年级时的一天晚上,阿荣问她要200元钱。她没给,阿荣就随手拿起一瓶农药要吞下去,吓得她赶紧掏钱。

就是从那天起,他们对阿荣几乎百依百顺,而阿荣就像一列火车,慢慢地脱离轨道。

相关内容
分享 2019-05-15 07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